香港六宝台宝典

       自去年到过几次达古冰川后,就不禁对达古冰川的气势磅礴肃然起敬,更为冬措日月海的婀娜多姿情有独钟。叫我日夜思恋,魂牵梦绕。

       今年四月,我又一次备好行囊,约友相伴,走过苍翠欲滴的冰川大峡谷,穿出茫茫的原始杜鹃林,再次登上了达古冰川,去一饱冬措日月海之风彩。

       当我爬到位于海拔4200米的山脊时,我的眼球又一次被眼前的景色所锁定,只见哑铃状呈橄榄绿的冰蚀湖----冬措日月海,在群山的环抱下,酷似一汪含情默默地明眸令人怦然心动。当我静静站着,深情望去,但见十来米见方的堤坎把湖水拦腰隔断,湖水似断似连,时接时分,又似一对热恋中情人,手牵手,心连心,紧紧依偎,缠绵不休,喃喃亲昵。微风吹拂,湖面波光粼粼,泛起片片浪花,重叠着、褶皱着,向四周抖动,向远处飘去。

       他们本可以冲破冷灰如铁般山梁的枷锁和束缚,走出大山,去看外面的世界;奔下山谷,去寻找梦中的幸福;流入猛河,去寻找天堂般的生活,可叠嶂起伏的山峦,无情的阻挡了他们的去路。他们却心甘情愿地静静的 躺在群山的怀抱中,吮吸着冰川的乳汁,雪山的甘泉,互相抚慰、翘首盼望、日夜厮守。当冰雪消融时,他们冲破堤岸的阻隔,融为一体,热烈拥抱,相互亲吻,并且敞开他们博大的胸怀,毫不吝啬地吸纳着冰川雪山的沧桑更替,抚慰着山峦巨峰的累累伤痕,拼凑起日月星辰七零八落的心境。

香港六宝台宝典

       骄阳高照,崇山峻岭,蓝天白云,倒映进水面,日月海把自己妆扮的更加五彩缤纷,碧波荡漾,妩媚动人,使水面显得更加波光粼粼,光彩照人,绚丽多姿。他们亲昵着、微笑着,绽放出朵朵涟漪浪花,使人流连忘返,销魂铄骨。

       暮色降临,夜宿冬措日月海边的山凹里,皓月当空,群星闪烁,长夜不能寐。披上衣服,走出帐篷,独子登上山巅,把自己交给达古冰川的春夜。久久地凝望着夜幕下的冰川大峡谷,横岭侧峰,群山连绵,涧深谷幽,静影沉璧。四周的景色一片沉寂,日月海静静的躺在这山凹里,相拥而眠,仿佛无法从这寂静的沉睡中醒来。又仿佛时间在这里停滞,多少执着的寻觅,多少温馨流荡的青春梦幻在这里被藏匿。柔软的月光,轻轻的拍打在湖面上,五彩的云霞虽然消隐了,可天水天成,海天一色,湖水碧绿幽蓝,静谧梦呓。它与世无争,也不孤独。他既不羡慕银措湖近水楼台,得到冰川的咫尺呵护,也不嫉妒康措湖远离世人藏在深闺自得其乐,它无私把它那娇柔精美、风情万种般的风姿展示于我,所有的秘密化为色彩斑斓的魅力,让我恣情纵意,心猿意马。

       夜游离天咫尺,手可摘星,气可吹云的山巅上,微风习习,衣袂飘飘,让我逍遥无比,仙乐飘飘。一川油光发亮大如巨斗的滚石随风满地静卧在暮霭沉沉的沟谷里,缓缓地诉说着冬措日月海悲壮的爱情故事,默默地俯视着冬措日月海,日夜守护着它,呵护着它。

香港六宝台宝典

       蓦然回首,夜景是如此的美丽,如诗如梦,情韵痴迷,一缕相思,一丝柔情,轻轻地漫过我心头。

       忽然彻悟,远离尘嚣,重返自然,如返精神的伊甸园,心境是那般的柔和,安详,美好。

 

       仁青:达古冰山管理局副局长,《夜宿冬措日月海》、《感悟凌云瀑布》两篇文章于2004年11月分别发表于《阿坝日报》